首页文学沙龙新闻阅读

外面的世界

稿件来源:发布日期:2017-09-13 15:27:46

中国中铁一带一路上的筑路青春文化作品评选活动二等奖作品

作者:五公司委内端拉区域经理部北奔分部   叶田亮

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很无奈。

---《外面的世界》

出国!

人生有许多第一次,第一次给人的印象大多是兴奋、激动,还有就是不可思议。2014年9月16日,中铁四局各子分公司来到我们学校招聘应届毕业生,作为铁道学院的第一批学子,我们是幸运的。而对于我来说,这一天无疑是更加难忘的,委分公司为我准备了一张机票出国工作,在那天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我都认为这是不真实的,不敢相信自己真的可以出国工作,收拾好激动心情,我开始向领导和同事打听出国需要注意什么,带些什么?听的最多的就是关于委国小黑屋,传说中,小黑屋是每个华人到委国的必经之地,这是委国腐败的缩写,不管你有没有带违禁品,都需要向安检人员上缴一点安检费用来安全过检,听到这,不禁打了一个哆嗦。后来又补充了一句,一定要装作听不懂西班牙语,然后配合他们检查,这样他们也不会为难你。我又不禁暗想:这还用装吗?我本来也不会啊。2015年7月7日,我和另外两位同事(有一位是第一次到委国工作,另一位是已经有了多次来委工作的经历。)相伴而行登上的飞往巴黎的飞机(因为中国没有飞往委内瑞拉的直达航班)。期间发生了一个小插曲,由于我的返程机票不在签证有效期内,所以我必须改签之后才能上飞机。因为法航经济舱机票超售加上机票改签所花费的时间,我们一行三人如期的没有按点赶上飞机。这时法航工作人员过来与我们协商,让我们乘坐东方航空飞往巴黎的航班,并承诺给我们安排全程商务座。我们一听,这当然是极好的,非常爽快地答应了。

我眼中的委内瑞拉

经过二十多个小时的空中旅行,我们飞跃大西洋,飞机越来越接近委内瑞拉首都加拉加斯的上空。从飞机上俯视下方,我看到的是辽阔的加勒比海,海面上泛起朵朵浪花,海鸥穿梭于海浪之间,飞身带起海水,不知是在觅食还是在嬉戏。远处的房屋越来越清晰, 当飞机停稳在加拉加斯机场,一起同行的乘客们都开始下飞机的时候,我才从激动的心情中醒悟过来,到了!我来到委内瑞拉了,我捏了一下自己的脸蛋,疼!才明白这一切都是那么真实,并不是我在做梦。跟随着人群我们办理好入关手续之后在取行李处等候行李。殊不知,拿到行李之后,等待我的就是传说中的小黑屋,没有例外,我们一行三人都被带进小黑屋了。虽然心中早已经做好去小黑屋的准备,心里无数次排练如何装傻,但真的遇到了,心中还是很忐忑,不知道接下来应该如何应对。好在工作人员说的每一句话我都听不懂,根本不用装。也许是因为发现我的护照是新的,和我完全没有办法沟通,对我的行李箱进行搜查之后也没有发现任何现金,不想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他们竟然把我放行了。当他们很吃力在那边比划让我收拾好箱子可以出去了并把护照还给我了之后,我拖着箱子飞快走出了小黑屋。出了机场,大家集合之后,我们各自上车准备去往各自的项目上。沿途的景色很美,但是让人诧异的是这个构架的城市和想象中相差很大,并不是很多高楼大厦,甚至在首都郊区还有很多贫民区,简陋的屋面板,彩钢板就是为他们遮风挡雨的家。

我的工作

工作中,最重要的就是采购材料,但是不同于国内的买方市场,这边恰恰是卖方市场,卖家不担心自己的材料卖不出去,印象中有一次,我去EPA买劳保鞋,因为需要给整个项目上的员工一人买一双,所以需要的数量比较多。我径直走到劳保鞋的货架上,拿出手中的采购计划,寻找着相匹配的码数。但是无奈,货架上的鞋并不是很多,无法满足我的采购要求,这是我发现顶层货架上有很多未拆箱的劳保鞋,于是我找来售货员, 想让他把货架最上面的劳保鞋拿下来让我挑选。但是他对我说:“对不起,我不能卖给你上面的劳保鞋。”我问他为什么。他说:“因为领导说要先把这些剩余的老价格的劳保鞋卖完之后我们才能卖上面的新的劳保鞋。”我说:“但是你们这下面货架上的劳保鞋没有我要的码数,上面那些新的劳保鞋有我需要的码数,而且我需要买很多。”结果他还是来了一句“不行”!当时我是崩溃的,这让我真正感受到了什么是卖方市场,他们真的一点都不担心自己的东西卖不出去,即使货架上剩下的都是些断码的鞋,他们也要坚持把他们卖完才会拿新的产品堆放在货架上售卖。

在委内瑞拉,如果你没有属于自己的混凝土搅拌站,一次性要浇筑四百多方混凝土也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前期的调查,浇筑混凝土之前的每一天我们都需要和混凝土厂沟通,到底那一天能不能按时按量的为我们提供混凝土。混凝土罐车运送途中会不会堵车,会不会遇到抢劫,这些都是我们需要考虑的问题。我们也确实经历过一场特殊的遭遇战。2017年3月4日,这一天我们早早的就把混凝土泵车伸展开等着罐车一辆一辆把混凝土运送过来开始浇筑基础,一切都进行的非常顺利,然而在上午十点钟左右,混凝土女厂长gala的电话响了,接过电话的她神情非常紧张。我们马上询问她发生了什么,她说有一辆罐车在路途中被打劫了,幸好被路人看到并立即报警,现在劫匪已经抓到了,但是司机到现在不知道被带到哪里去了,电话也打不通。如果找不到司机的话,罐车司机所在的工会有可能会要求我们停止浇筑混凝土,我们现在必须马上去找司机。简短的对话之后,我们马上驱车赶往了当地的公安局,在公安局里,我们见到了劫匪,此时的他已经被警方所控制,经过询问,他说他也不知道他的同伙把罐车司机带去哪里。这时,我们能做的只有不停的拨打罐车司机的电话。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十二点左右,罐车司机打的自己回来了,原来他被劫持之后,被带到郊区高速公路放了下来,身上的财务被打劫一空。由于罐车司机在被劫持过程中被劫匪殴打过,且身上有明显伤痕和血迹,我们经过简单的询问之后马上将他送去医院接受治疗了。这场特殊的遭遇战,万幸的是并没有造成人员伤亡,而且也顺利的建筑完成整个基础混凝土浇筑。

我爱上了这个国家!

在委工作也有一年多了,从一开始不断嫌弃这个国家的治安为什么这么差,这个国家的材料怎么这么难买,这个国家的工作效率怎么这么低下。慢慢的,我开始接受他,适应他。渐渐地,我发现我已经爱上了这个国家,爱上这里蔚蓝的天空,洁白的云彩,辽阔的海洋。爱上这里的风景如画,爱上这里的民风淳朴,热情好客。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也不会很无奈。

上一篇:青春无悔——记奋斗在委国的日子

下一篇:记毛塔那些事儿

返回